不竭的中医药“富矿”滋养健康中国——济民可信金水宝树立中药标杆提振文化自信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10月09日16:58分类:品牌观察

前不久,电视剧《老中医》火爆荧屏。许多人本是冲着陈宝国、冯远征等老戏骨阵容去追剧,观后却被精深的中医药文化所吸引。“中医药”就像一坛被尘封多年的醇美老酒,缕缕沉香沁人心脾。

江西,被誉为共和国的红色摇篮。济民可信集团便是在这个红色摇篮里发展壮大起来的民族医药企业。借助科技力量推进中药现代化,业已形成的核心产品“金水宝胶囊”为减少和防治慢性肾病、肺病以及提高免疫力等提供了一份中药治疗解决方案。

传承中华文明之魂 筑牢中医药学之根

在人类发展史上,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和中华文明并称为四大古老文明。其中,唯有中华文明五千年传承不断,绵延至今。

发源于伏羲、神农和黄帝的中医药学作为中国古代科学的的重要组成部分,历经两千多年的实践验证,到今天仍然保持着浓厚的中国传统色彩。秦汉时,以伤寒、杂病和外科为最突出的临床医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脉学、针灸、药物方剂、伤科等医学发展迅速;两宋是中医药学发展的重要时期,方书和本草的编撰、设立校正医书局、养剂院等有力的促进了医药进步;到了明代,探索传染病病因、创造人痘接种预防天花、中药学研究等进入新的阶段......

中国古代医学波澜壮阔的一脉相承、始终未曾中断的医药文化,为世界医学史所罕见。

为了让中医药宝库愈益充盈,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中医药探索者满怀仁爱之心,咬定悬壶济世之志,尝遍百草,验方证术,防治并重,造福百姓。

2015年,我国著名医学专家屠呦呦获得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青蒿素”成为时年热词。屠老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的礼物”。为青蒿素提供药力动力学研究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正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首个国家一类新药(中药)——金水宝胶囊核心研发机构。

传承中医药之精髓  胸怀天下济苍生

药物研究是一场持久战,一颗新药的诞生必定历经千辛万苦。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首个国家一类新中药,金水宝胶囊的诞生诠释了医者仁心济天下的情怀,也让源于冬虫夏草的它成为补益与治疗兼备的药品。

1、传承千年的名贵中药材冬虫夏草被历代医家称为“治诸虚百损为至上品”

冬虫夏草实际上是一种昆虫与虫草真菌的结合体。冬季,蝙蝠蛾产下虫卵,幼虫受到感染后,真菌在其幼虫体内吸收营养繁殖壮大,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头上尾下而死。翌年夏初,被感染虫体内的菌株开始萌发,从虫的头部钻出地面,状似草梗,即生长为冬虫夏草。

现存最早的藏医著名经典《医法月王论》中提到冬虫夏草治肺部疾病;公元780年《藏本草》中提到冬虫夏草"润肺、补肾"的功能;1765年,清朝医药学家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中对冬虫夏草调理百虚有详细的说明:治膈症,蛊胀,病后虚损。《中国药典》记载:冬虫夏草补肺益肾,止血化痰。从有记载的中医历代文献中看出,冬虫夏草具有补肾益肺、调节机体免疫机制、增强体力、延缓衰老的功效,是一种能同时平衡、调节阴阳的中药。

青藏高原独一无二的自然环境,孕育了高原上这一神奇的药材菌种。在那些海拔3500-5000米左右的雪山山腰有灌木林或草甸的地方,适宜虫草生长。由于分布范围广,采挖难度大,高海拔地区挖一根虫草,就要挖几十倍面积的土地。随着逐年采挖,冬虫夏草不仅难以搜寻,而且造成大面积的水土破坏。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体魄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伴随需求量不断增长,虫草的产量却逐年下降。天然冬虫夏草的市场价格越高,掠夺性的开采也越发严重;不仅如此,虫草造假层出不穷,重金属超标、废草加工、硫磺熏蒸,黑色产业链触目惊心。刚性的需求面对稀缺的资源,使冬虫夏草日渐成为人们吃不起的“软黄金”。

1

2、十年磨一剑,初心终不悔,人工培育虫草从遥不可及变成现实

1972年,一项关于冬虫夏草的医药研究新项目会议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召开。科学院杨云鹏教授提出人工培育虫草、研制可以替代天然冬虫夏草的虫草菌粉制剂想法。这个全新的研究思路,不仅拉开了科学家们对冬虫夏草研究的序幕,也对后来冬虫夏草产业化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在研究所项目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杨云鹏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奔赴大西北,开始了茫茫的寻找适宜虫草菌株的艰辛之旅。

几个月后,第一批冬虫夏草菌株样本从西藏寄回北京,负责实验培育的活性研究员包天桐教授发现:因为路途遥远,从西藏寄回的虫草菌株有近一半已经发霉,无法进行研究,剩下的菌株也不易保存。

1982年,从青海化隆又寄回来了十四株菌株,当包教授实验到第四株的时候,惊喜发生了——培育成功了!这个巨大的喜讯让包天桐兴奋不已,也让千里之外的杨云鹏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得知后潸然泪下。

春去秋来10年间,从西藏到四川,再到青海,他们的足迹踏遍了祖国西北的各个角落,终于从海拔3800米的青海化隆新鲜冬虫夏草中分离获得代号“Cs-4”的优质虫草菌株,让人工虫草制剂替代天然虫草成为可能。

2

3、源自虫草、功同虫草、惠于虫草,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制剂“金水宝”胶囊入选首个国家一类新中药

1985年,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专家对发酵虫草菌粉Cs-4进行技术评审,一致确认人工发酵虫草菌粉Cs-4与天然冬虫夏草的主要成分基本一致。核心成分中的腺苷、虫草多糖、虫草酸、微量元素等还高于天然虫草。

随后,科研团队运用低温超微粉碎技术,减少常温造成酶类、腺苷等有效成分的损失,有效提高发酵虫草菌粉Cs-4的利用率和功效,于1987年生产出第一粒胶囊。按照中医学理论,肺属“金”、肾属“水”,金水相生,肺肾双补,“金水宝”故此得名。

1987年,卫生部组织第一批国家一类新药(中药)评审,金水宝胶囊成功入选,开启中国原研药(中药)的新篇章。作为代表中国中药的最高技术水平,国家一类新中药的身份是虫草生物科技的重大突破。

1989年,虫草菌粉金水宝实现量产,并开始应用于临床,从此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制剂代替天然冬虫夏草进入医疗专家和患者的视野,成为临床确切有效的治疗药品。2000年,金水宝胶囊载入《中国药典》,被广泛应用于肾科、呼吸系统、肿瘤预后免疫等领域。

以发酵虫草菌粉Cs-4制成的金水宝胶囊是一项学科面广、技术性强、难度巨大的工作。在真菌筛选培育、制备工艺、药理、毒性、质量标准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并在10多家医院进行临床验证,证明其对补肾、益肺、提升免疫力等方面有明确疗效,且未发现明显毒性和严重不良反应。临床表明,尤其针对肾脏疾病,金水宝胶囊能够有效减少尿蛋白、改善肾功能,保证安全性,与相关药品联合治疗时效果更为显著。

担使命扬国粹谋振兴 金水宝融入健康中国行动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党中央、国务院发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表明,健康中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医药学与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与以人民为中心,与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紧紧融为一体的。

1、金水宝胶囊为肾、肺等慢性病提供解决方案

30年来,从青藏高原走进医学领域,从各大医院走入大小药店,从研发学术走向百姓健康,金水宝胶囊作为医保目录品种,已被全国各级医疗机构推荐,让百姓享受到虫草功效带来的健康福音。

目前,全球患有肾脏疾病的人约8.5亿,每年由慢性肾脏病导致的死亡可达240万人,是当前增长最快的第6大死亡原因。最新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慢性肾病的发病率高达10.8%,成年慢性肾病患者1.2亿,且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

作为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重要器官,肺是实现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的气体交换,关系到我们的生命质量。由于吸烟、雾霾等空气污染、遗传因素以及装修后化学物质残留量高等原因严重影响,我国目前慢阻肺患病总人数接近一亿,已成为与高血压、糖尿病等量齐观的慢性重大疾病,构成重大的疾病负担。

西医在治疗慢性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过程中很多时候不得不服用激素、免疫抑制剂等药物,使得机体免疫力更加低下。金水宝胶囊中的虫草酸、虫草多糖和腺苷具有调节免疫、增强细胞免疫功能。同时,金水宝还能够缓解西药对人体的刺激,降低副作用。

3

2、金水宝走向世界舞台,彰显中医药现实价值

作为国家鼓励中药走向一带一路的核心产品,今年9月,金水宝胶囊将收获印尼国家药监局药检注册证,同时,在越南、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筹划建立海外团队。金水宝已开始走向国际市场,开出中国处方。

屠呦呦将青蒿素贡献给世界医学,杨云鹏、包天桐教授将发酵虫草菌粉Cs-4献礼民族中医药,济民可信则以金水宝造福于全人类。

健康中国,中药先行。将民族医药发扬光大,为人民健康保驾护航,是金水宝以及更多医药工作者的使命和担当。作为健康中国的践行者,医药企业的创新发展更是承载和实现全民健康的关键。济民可信将吹响新时代的号角,以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不断融合的现代科技成果,产品功效的持续升级,推动金水宝等民族瑰宝、中药标杆走向世界,在推进健康中国、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程中谱写新的篇章。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