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出海记

瞭望2019年12月09日17:02分类:品牌故事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曼谷的唐人街上,吃罢晚饭的泰籍华裔商人Tim在7-11便利店用泰国人自己的“支付宝”True Money扫一扫买了一瓶水。

在距离泰国数千公里之外的菲律宾乌达内塔,五年级的小学生Nicole通过姨妈手机里的电子钱包GCash,及时拿到了妈妈从香港给她汇来的学费,3秒钟不到的零时差汇款拉近了她与妈妈之间的距离。

印度新德里的街头巷尾,二维码随处可见,菜市场、杂货店、药店、餐厅,移动支付正在改变着印度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各国都在积极发展移动支付产业,欧美传统金融和科技巨头纷纷瞄准这个快速崛起的市场,面对激烈竞争,中国支付企业如何保持领先优势?

如果说移动支付出海上半场,主要是方便出境的中国游客他乡遇故“支”,那么下半场的重点在哪些方面?中国移动支付企业的回答是助力改善当地人的生活。

延续的“支付故事”

文莱央行博物馆收藏着一枚中国宋代的铜钱,上书“宋元通宝”四个字,它的标注写的是“文莱人曾经使用的中国货币”。

不仅是宋钱,自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带动了“丝绸之路”上的商贸活动和各国使节的来往之后,汉朝的“五铢钱”就逐渐通行于天山南北以及中亚各国,成为了这条商贸通路上最早的、最主要的流通货币。直到今天,泰国官方仍以“铢”作为货币单位。

钱币在官方和民间的商贸交往活动中起到重要的媒介作用。中外经济交流的融合发展反过来又影响了各自货币文化的形成。福建省社会科学院亚太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翁东玲认为,丝绸之路也是一条钱币之路。

如今这条钱币之路的传奇故事又有了新的演绎,主角变成了出海的中国移动支付企业,货币变成了看不见的数字科技。

带领支付企业出海的,最初是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游客。随着中国人出境游和海外购范围不断扩大,他们希望能够延续在中国境内的移动支付方式,第三方支付提供商通过连接更多海外商家,提升国人出境游消费体验。

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显示,上半年中国人境外旅行支出1275亿美元,其中,通过移动支付方式发生的境外消费额较2018年同期翻番。

中国支付企业一“码”当先走向世界。最新数据显示,支付宝目前已经遍布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接入了包括吃喝玩乐、交通出行等领域的数十万家海外商户门店。

服务出境中国游客只是移动支付出海的第一步。“今后如果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可以用上自己的电子钱包,那才是真正的便利!”蚂蚁金服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熊务真说。

这些年他和他的同事们马不停蹄,推动支付宝这张中国移动支付名片在印度、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9个国家和地区落地生根,已服务“一带一路”沿线超过12亿人,小微用户和小微企业是其中主要受益对象。

Tim便是其中之一,作为叫车平台暹罗交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他从2008年一个人开出租,到如今已经拥有一支超过2000辆车的车队。他的梦想是做泰国版“滴滴”。

一直以来收款是Tim最头疼的问题。国际客人主要通过跨境汇款付账,结账时间长,存在汇率风险,每单还会损失10%~15%不等的手续费。

当Tim知道泰国也有了自己的“支付宝”True Money后,他毫不犹豫地成为了第一批本地钱包用户。

技术分享惠及当地

如今,印度人可以用Paytm打突突车;孟加拉国人用bKash拼车、收助学贷款;而马来西亚车主则享受着用TnGD“无现金”通过高速公路的种种便利。

这一切的改变与中国支付技术的输出密不可分,惠及友邻的背后是无数工程师忙碌的身影。

熊务真已经记不清这几年前往印度的次数,护照上每页几乎都盖满了戳。每个国家的金融市场成熟度、监管制度以及民众对于移动支付的期待都不尽相同,因此出海绝不是简单的复制。

比如,在印度手机号码不是实名制,有一些Paytm用户“钻空子”套取转账奖励金。创始人维贾伊·谢卡尔·沙玛反思,这是由于当时公司风险控制能力太弱,团队不到10人,审核用户行为数据时采用的还是线下纯手动方式。

2015年底开始,蚂蚁金服的技术团队开始频繁飞往印度,从系统架构改造,到风控体系搭建,全面帮助Paytm提升平台能力。最多的时候,蚂蚁金服向印度Paytm派出了一百多名工程师,Paytm也派出技术团队到杭州来学习。

“蚂蚁金服最主要的产品支付宝,在中国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也踩过很多坑。以支付宝踩出来的一些经验,帮助全球合作伙伴在技术、业务、风控、运维上节省时间,让他们少踩一点坑。”熊务真说,“一地一策是支付宝走出去的基本方法论。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我们首先要尊重当地的合作伙伴、找到当地痛点,可能采取不同的措施,但最终的目标一致,就是使当地民众可以享受到跟中国国内一样的移动支付便利。”

这种“技术分享+当地合作伙伴”的模式被业内总结为“出海造船”。这种注重本土化、经验和技术分享以及本地伙伴培育的海外投资模式更易于被接受,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合作领域。

竞争已来

与Paytm的合作取得成功之后,蚂蚁金服又宣布与泰国、印尼、韩国、菲律宾等展开类似的战略合作。

从区域上来看,移动支付在发展中国家成长很快,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移动支付发展领域主要是电子商务和批发零售业,发展中国家市场潜力巨大。

新兴市场的移动支付蓝海目前并非支付宝一家独舞,国际互联网巨头已经落子布局。“以印度为例,谷歌、脸书、亚马逊等欧美科技巨头都在加快布局,分别推出移动支付产品。维萨和万事达卡等也在印度推广自己的移动支付标准,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东南亚、非洲等新兴市场也已出现类似局面。”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表示,“世界主要国家都逐步重视移动支付的发展,我国在移动支付国际竞争中的领先地位并不牢固。”

长期以来,国际上的支付标准是国际芯片卡及支付技术标准组织(EMVCo)制定的,全球银行和商户必须遵守这一“西方标准”。针对中国领先的二维码支付,EMVCo在2017年制定了一套标准并在全球推广,但是,中、西两种标准的技术兼容难度较大,一旦EMVCo标准成为主流,将使中国移动支付产业处于国际竞争的劣势。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支付宝这类中国支付企业正代表中国科创和服务实力,直面一场国际化多维度竞争。

贺强建议,应继续为移动支付创新提供赋能的政策环境。政府应支持企业开展具有社会价值的有益创新,如试点生物识别应用于偏远农村地区的远程开户等。同时,鼓励中国企业牵头制定国际支付行业标准,增强“中国标准”的话语权。政府应鼓励中国支付企业全球推广“中国标准”,争夺未来发展“制高点”,避免“西方标准”阻碍中国移动支付走出去。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