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金牌品质,造品牌工程

中国金融信息网2020年01月15日17:16分类:财媒聚焦

冬日的重庆万州,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气温骤降。这对于持续30多个小时的大体积混凝土浇筑施工来说,考验的不止是质量、安全,还有施工人员的体能与责任。

2020年1月8日晚,新田长江大桥北岸,中交一公局万州环线项目三分部技术员宋国胜在防寒服外面,还特意加了一件黄大衣。即使这样,他还是在深夜感到一丝寒意。

铸金牌品质,造品牌工程

由于要随时协调指挥运送混凝土的罐车和负责浇筑的泵车,还要嘱咐工人保证分层布料均匀、保证振捣密实,宋国胜时常奔走在夜色冷雨中,大衣很快淋湿了。

幸好没有淋透。顺着施工台阶爬坡上坎,来回穿梭,宋国胜尽量让自己多走动,保证身体热乎。这是大桥锚碇锚块的第一层浇筑,重要性不言而喻。由于受地形限制,经过设计优化,锚块呈不规则四边形,长宽均达20几米,第一层浇筑的锚块混凝土4米高,方量却达到2238方。

每一辆罐车盛装的混凝土方量大约在8方、10方左右,假设2238方的混凝土一次性运送完,则需要200多台罐车排成3公里长的“长龙”。这是何等壮观的场面!

大方量混凝土一次性浇筑,连续施工,时间跨度长,质量保准高,需要宋国胜等人时刻保持足够的定力韧劲和高度的专注力责任感。

和宋国胜一起在现场值守的,还有2019年7月才毕业的张传龙。这名身高达1米87的大男孩,在新田长江大桥建设工地上得到了及时、充分的锻炼。白天跑现场,晚上做资料,虚心学、用心悟、卖力干,渐渐褪去了学生时代的青涩,逐步成长为一名甘吃苦、善钻研、勇担当的青年技术骨干。

“大体积砼浇筑,关键是控制好浇筑速度与温差!”分部副经理曾雄星的语气淡定自信。历经几个重点项目的实战积累,这些年轻的一线工程管理人员,往往都具有经验能力自信和建设精神特质。2019年12月25日,他和项目经理张磊、书记杨益波,花了大半年时间,带领突击队历尽艰辛完成了锚碇上方危岩的处置任务。70多束锚索、160多根锚杆通过张拉注浆的方式,深深嵌入300多米长危岩松散山体内,与8000多平米的防护网,共同搭建起“天罗地网”,为锚碇安全施工、大桥整体建设运营奠定坚实基础。

和很多工地夫妻一样,曾雄星将年幼的女儿托付给老人,和妻子在工地上相濡以沫,同甘共苦,为未来更美好的生活、更长久的陪伴奋斗打拼。

施工作业“前线”和试验室“后院”时刻保持紧密联系,监测混凝土的和易性。和曾雄星们一起并肩奋战的,还有来自武汉理工大学的研究生谢添。作为项目聘请的第三方检测单位,他才来到工地两三天,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让他整天往工地上跑。

“大体积混凝土温度控制和抗裂养护”是导师赋予他的重要课题。针对混凝土冬季缓凝时间长,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技术才俊,却有着对品牌工程的共同使命追求。大家一道加强现场质量把关调节,采集技术数据,协同将混凝土内外温差控制在25度范围内,避免因温度应力影响产生“裂缝”。

冒着巴山夜雨,两台臂长分别为49米、37米的“天泵”,像永远不知疲倦的战士,灵活舒展着长臂,指哪打哪,不断向指定区域灌输混凝土。一公分、一公分,以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速度蓄积,一层层混凝土融合“发酵”,渐渐集聚凝结成了庞大坚固的整体。

从元月7号下午两点30分开始,直到9日凌晨12点半,这场持久战整整持续了近34个小时。锚块的“胃口”足够大,2238方混凝土全盘吸收。而这还仅仅是第一层短短的4米。北岸锚碇六级边坡,锚碇总方量6.7万方、总高度41.88米。接下来,还有二十余次类似这样不舍昼夜的浇筑周期“硬骨头”任务。

而在未来不到3年的大桥建设期内,还将有主塔浇筑、先导索过江、主缆架设、钢箱梁吊装等攻坚战、持久战,在等待着曾雄星们这批85后、90后冲锋陷阵。对责任与意志的每一次的检验,都是在为青春加钢淬火,都是在为梦想喝彩高歌。(刘翼 陈洪胜)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韩延妍]